;

由于儿子认为对其要求太高

2018-06-09 02:38

我从小在他的影响下长大,不知不觉间发现我自己更喜欢做一位老师,也真心把老师当成一个事业,我对当教师很有自信,觉得能做一个好老师。谭建中说。

作为班主任,谭建中曾经为贫困学生垫过学费,为辍学孩子奔跑劳累。我做不到父亲那种轰轰烈烈的光辉事迹,就做好平常的点点滴滴。在谭建中手机里,还存着许多家长发给他的感谢信息。他说,我每次看见这些信息,都会很开心,正所谓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

在父亲谭顺董的努力下,学校教师陆续得到平反。现在回忆起来,谭建中仍旧觉得那是父亲最伟大的时刻,是他付出再多努力也无法企及的。

谭顺董教书的涟源一中是一个充满文学气息的地方。抗日战争时期,十多所大中学校迁入涟源,现在的涟源一中就是当时的国立师范大学,钱钟书的《围城》就是在此执教时以涟源为背景创作而成。

谭建中受父亲的影响远不止如此。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革时期,谭顺董所在的学校有几十名教师被打成右派,贫下中农出身的谭顺董躲过一劫,作为当时学校的总务主任,为了给被右倾的教师平反,谭顺董走遍了涟源各个角落,到每个老师家里讲习政治教育。谭建中说,当时涟源全都是山,没有马路,父亲几乎走遍了各个右倾老师的家,一些教师的老家在益阳和岳阳,他仍坚持去。

谭建中说,虽然我们家没有具体的家规,但都守本分。我觉得父与子之间除了传承,更多的还要前进。我父亲把我们从小山沟带到了县城,我又把家庭从涟源县城带到了株洲,我也希望儿子能在更大的舞台生活。

回家乡教书实属无奈,父亲在连队身体不好,只能选择复员,其实从军一直都是他的梦想。谭建中说。

虽然出生书香门第,但是谭建中一家子都没有书生气,父亲穿着朴素从不装饰自己,谭建中个子虽然不算高,但身材魁梧,脸上满是胡子,看起来似乎还有军人的一种硬朗。

谭顺董也在70岁那一年过上了生日。在农村的亲戚邻居提议下,谭顺董在家里设宴招待了父老乡亲。谭建中说,父亲教书几十年,都没有洗去身上的泥土气息,回到家乡,就更像农民了。

成为老师后,谭建中发扬了父亲助人为乐的品格。在学校里,他和其他老师之间关系融洽,经常帮助有困难的老师。一名老师告诉记者,别看谭建中块头挺大,其实人很好,很温柔。

朱自清的《背影》确实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对父亲的真实写照,那时候我们对父亲总有一种敬畏感。谭顺董说,现在的学生去读,同样的文字,却未必能领会到其中的意味。

年轻时候的谭顺董读书勤奋,富有才华,十几岁的年纪就一个人从涟源山沟沟跑到了北京,进入了当时的军事院校北京工程学校就读。毕业后谭顺董在连队呆了两年,随后就回到家乡在一家小学当老师,不久后又连续升任初中和高中教师。

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,谭建中兄妹有些失望,但是并不会抱怨或是不开心。谭建中说,那个年代,父亲和现在不一样,父亲就是一种精神信仰,代表着严肃和敬重。何况在那个时候,能否吃饱饭都是一个难题,很少去考虑精神层次的问题。

在株洲十八中的校园网站上,还刊登了谭建中曾经写给儿子的信:爸爸对你有时候要求过高,你不得不受些委屈,心里却很反感,在此爸爸非常真诚地请求你的谅解。当时的情况是,由于儿子认为对其要求太高,与谭建中吵架。

2002年,谭顺董从学校退休,谭建中也是这一年来到株洲。父亲一生清贫,退休后他一个人在家里种菜,每天干点农活打发时间。

父亲60岁生日那一年,谭建中几个兄弟依然经济拮据,没有钱摆酒宴,也没有礼物孝敬父亲。他只好委托一位在电视台工作的朋友为父亲点播了一首《好大一棵树》当做庆祝。

涟源一中离谭建中的家有30里路,在他的记忆里,父亲谭顺董很少回家。有一次,我带着弟弟妹妹从家里步行到学校去看望父亲,回去的时候父亲送我们到了村口,当时距离家只有不到5里路了,但是由于工作忙,他还是没进家门。

19年前,谭建中摇身一变,也从儿子的角色转换成为了父亲。而谭建中也体会到自己作为父亲与父亲谭顺董的区别。

所幸的是,谭建中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错,在知道无法改变后,谭顺董只好选择了默许。

以前,父亲都是用自己的行为去影响我们,无需通过太多交流,是无声胜有声;现在作为父亲,我必须跟儿子言传身教,即便如此,他还不一定会听我的,现在的孩子必须要以理服人。

虽然当过中学校长,谭顺董还是像个农民。他个子不高,穿着一件白衬衣,挽起了一半的袖子,头发已经花白,脸上满是皱纹。

交流多了,谭建中和儿子之间也会发生争执。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我们之间的距离确实更近了,平时儿子放假回来,我都会和他在一起跑步打篮球。

谭建中在初三那一年,想通过关系进入父亲谭顺董任职的一中就读高中。谭顺董骂了他一顿,有本事你就自己进来,没本事进来了也是没用。

作为书香世家,谭建中一开始也有意让儿子就读师范专业,以后从事教师工作。但是儿子学习一般,高考也没有发挥好。谭建中说,当老师要有责任心,不仅要人品道德好,还要有极高的专业知识,这样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师。因为对于你教着的几十名学生来说,你的整体水平往往决定着他们的未来。

在这个精神信仰里,父亲就像一棵树,谭建中一直在树的怀抱里成长,也只有努力,才能够到它的枝叶。

军人作为谭顺董未能坚持完成的梦想,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谭建中身上。但是高考的时候,谭建中偷偷报考了师范院校,这也引发了父子之间的第一次冲突。

;